与恒大的仲裁完败后,贾跃亭仍然在强颜欢笑。公开声明中,FF美国内部氛围被描绘得一团和气:“越来越多的高管甚至普通员工自愿领取一美元年薪与公司共进退,我们为紧密团结的团队感到自豪”。

  实际上,FF公司氛围并不似贾跃亭所描述的那般。据外媒报道,近几个月来,公司内部企业文化变得愈发“偏执”,贾跃亭近乎癔症的控制欲更无束缚。FF内部还爆出了监听丑闻。知情人表示,员工们都担心自己的电话和电脑通讯被监控,会议室被监听。更诡异的是,一名员工在自己邮箱中发现被标有“已读”的电子邮件,但自己从未打开过。他坦言,整个公司的氛围就像一个“大监狱”,弥漫着一种悲观、猜疑的气氛。

  此外,贾跃亭对员工离职也提出了苛刻条件。贾跃亭先通过虚假承诺招揽人才,之后要求其签署所谓的“竞业禁止条款”,导致员工无法自由离职。因FF的雇佣协议阻碍员工寻找新的机会、违反加州法律,贾跃亭此举也被前CFO Stefan Krause起诉。 

  贾跃亭 “独裁专制”、“任人唯亲”的管理方式直接导致其重金聘请的“明星”人才纷纷出走。贾跃亭及其外甥王嘉伟将FF财务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,直接逼走了曾在宝马和德意志银行担任高管的Stefan Krause。之后包括FF的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、人力资源副总裁、全球物流总监相继离职。今年年中,FF联合创始人、高级副总裁聂天心也选择了离开。

  贾跃亭混乱的管理模式致使普通员工人心涣散,用人唯亲的人才观、生怕“大权旁落”的控制欲导致重金聘请的高管团队分崩离析,这足以证明,身为FF掌权人的贾跃亭才不配位,有他在FF就终将陷入混乱困局。

=